返回列表 發帖

塔什干棉农对吉达阿赫利:[都市言情瘋狂] 大醫凌然 第892章 早 志鳥村





啃書│啃書網│啃書閣│啃書論壇│瘋狂中文│瘋狂中文網│瘋狂中文網論壇塔什干棉农vS多哈萨 www.uimhuo.com.cn 瘋狂書庫www.fkzww.com
大醫凌然  第892章 早  志鳥村

《大醫凌然》 圖文版連載網址(書閣書庫)----點擊閱讀

《大醫凌然》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瘋狂中文書庫)----點擊閱讀

892.png

    一名普外科主治醫生,一名骨科主治醫生,一只神經外科住院醫,陸續來到了急診中心的手術室,各自上手看各自的片和位置,默默的做著分析。

  其中,神經外科的住院醫的表情最為鎮定,而骨科主治和普外科主治的表情則分外凝重。

  正常情況下的科室會診,各個專業科室往往派出的是住院醫——大部分的急診病人其實都是不嚴重的,比如腦袋撞了鐘,腳撞了鐘,肛門撞了鐘的患者,都會來看急診,而要治療他們,用住院醫也就足夠了。

  就算有癥狀嚴重的病人,住院醫做出判斷,再送到科室里就行了。

  作為科室主力軍的主治,閑的時候可以閑著,但也還是要坐鎮科室閑著的。

  但是,凌然拉起來的會診,對于某些科室來說,卻是不能等閑視之的。

  比如骨科,比如普外科,早都不敢派住院醫來了。

  科室也是要面子的。

  給凌然這樣的醫生做下級醫生不丟面子,但要是被問了問題答不上來,甚至干脆是一問三不知,那就不好聽了。做事的時候,若是再來一套錯誤操作,那就更加難看了。

  正常情況下,專業科室對急診科其實是有心理上的優勢的。

  但在云華醫院里面,骨科或者普外的普通醫生,針對凌然的心理優勢早都沒有了,肝膽外科更是淪落成了心理弱勢……

  他們以前到急診科,或者現在到急診中心的其他醫生跟前做事,并不用太擔心被人揪出毛病。反正,普通操作都不會出錯,特殊一點的操作,也輪不到急診的醫生挑毛病。

  可面對凌然,骨科或者普外的醫生,老早就有種在主任手底下做事的感覺了。

  “現在來看主要是兩塊,腳踝的骨裂比較簡單,手術后打石膏就行了,相對嚴重的是胳膊,應該是克里斯骨折,看樣子,我覺得應該要開刀做復位……”骨科的主治率先開口,給出了己方的方案。

  凌然點點頭,簡單接受:“骨裂的石膏隨后再打,克里斯骨折交給左慈典來做?!?br />
  “那……”骨科主治訝然指指自己。

  要是以前,他絕對和凌然要據理力爭的,甭管克里斯骨折好做不好做,那都是骨科的活啊。

  但在急診中心,霍從軍喜歡吃獨食也不是第一天了,而凌然……

  凌然在手術方面,也從來都不是分享型的。

  骨科的小主治憂郁的看看凌然,無奈笑笑:“那就沒我們什么事了?!?br />
  “如果骨頭方面沒有其他問題的話,骨折我們急診中心處理即可?!繃樅換卮鸕腦僨宄還?。

  “得,那我回去了?!憊強菩≈髦我膊粏?,轉身就走。

  普外的主治忍不住“咯”的一笑,半開玩笑的發出聲音:“檢測工具?!?br />
  “我……”骨科主治忍不住回頭,然后就看到凌然的側臉,嘴里的話不由變了:“沒活還不好?”

  普外主治聳聳肩:“你覺得好就行?!?br />
  大家當然都是不愿意增加工作量的,但醫生這個行業有一點非常奇特,就算自己不想增加工作量,可要是屬于自己的技術射程的病人,給別人做了,心里也是會不爽的。

  骨科主治被堵的一肚子氣,也不走了,就站在跟前,道:“我倒要看看,你能留下什么活?”

  “至少留一個升結腸?!逼脹獾鬧髦衛趾嗆塹牡潰骸爸謁苤?,凌醫生是不做腸子的……”

  “升結腸破了?”

  “可能有個鐵片什么的炸進去了?!逼脹飪頻鬧髦蝸蜆強頻難镅錟源?,道:“具體情況比較復雜,就不給你細說了?!?br />
  骨科的氣結,又無可奈何。

  普外的主治說到這里,才向凌然報告道:“凌醫生,我們普外這邊,就做個結腸修補吧。脾臟我看已經切掉了,胃這邊好像也補了洞,幾個腹部外傷更是不在話下……”

  他說著,情緒也變的低落起來,手術都被急診科的給做了,普外的生存空間,自然就更小了……

  “你說的結腸修補,是指升結腸這里的破損嗎?”凌然指了一下影像片,里面能清晰的顯示出破損的升結腸。

  普外主治點頭:“面積不大,之后我用腹腔鏡……”

  “我補掉了?!繃樅壞?。

  “啥?”普外主治不光是聽愣了,還覺得凌然錯了。

  凌然只道:“之前做手術的時候,我順便給補掉了?!?br />
  “順便?”普外主治忍不住想要吐槽:升結腸的位置哪里順便了?

  但是,對于有腸穿孔修補術和右半結腸切除術的凌然來說,補個腸子什么的,也不算復雜。就是容易污染手術室和手術服罷了。

  “要是沒有別的問題,普外也就先回去吧?!繃樅壞謀砬榍崴?。

  這邊檢查出來的問題越少,手術就越容易成功,完成的速度也就越快。自然的,病人的生存率也就會高一點。

  普外的主治默默的向后退了兩步。

  骨科的主治特意從他面前走過,再笑笑道:“我先回去了。升結腸……呵……”

  普外主治的臉,就如結腸一般扭曲。

  他有些憤慨的看向凌然,然后,就看著凌然的手,陷入了沉思:做的真好??!

  骨科的主治順著他的表情看過去,突然也失去了嘲諷同期醫生的興致。

  他們是云醫做到主治較快的一批了,作為骨干,兩個人才剛剛超過35歲,正是攀爬醫樹最快的年紀,如今也是各自科室里的佼佼者。

  但是,這樣的得意、自傲與互嘲,面對凌然的時候,頓時就顯的很沒有意思了。

  病人被推出手術室的時候,太陽早已落山,醫院自然也是下班了。

  不過,從手術室里出來的幾名醫生和護士,全沒有晚下班的概念,該做什么的照做什么。

  左慈典等在淋浴室外面,待凌然沐浴更全套衣,出來以后,才笑呵呵的迎上來:“凌醫生,今天的病人家屬,找了過來,說想請您吃飯,感謝一下?!?br />
  凌然奇怪的看看左慈典:“以前的家屬為什么都不請吃飯?”

  要不是熟悉凌然,左慈典瞬間就要被凌然的這份腦回路給擊沉了。

  “您是想問,這個病人家屬有什么特別之處,對吧?”左慈典稍微糾正了一下凌然的語義。

  凌然:“當然?!?br />
  “唔……”左慈典默默嘆口氣,再道:“今天搶救的病人是外地來投資的投資商,這個……能量比較大,而且,人家是真心感謝?!?br />
  “哦?”

  “對方有意向給云大捐款?!弊蟠鵲淥底趴純戳樅壞謀砬?,道:“對方第一次找我的時候,我是沒理會的,結果人家又找到了云大,小武院長那邊專門打了電話給我,讓我問問您的意見?!?br />
  凌然略作沉吟:“見面可以,吃飯就不必了?!?br />
  這是凌然執行過許多次的策略,如果每個找他吃飯的人,凌然都同意的話,那每天就只能在餐廳里度過了。

  左慈典立即松了一口氣:“見面就行了,您定個時間?”

  “明早吧,早點來?!繃樅槐咚當卟磷磐?,漸行漸遠。

  左慈典望著凌然的背影,腳尖不停的畫著“早”,像是一只在鋼叉下扭曲的猹。

  

塔什干棉农vS多哈萨 www.uimhuo.com.cn

dddddd
中國現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智商和官員們不斷下降的道德之間的矛盾。

TOP

吾輩讀書之人,看帖焉能不回?
好書就要氣沉丹田,力貫頭頂,
用力一頂!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