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波斯波利斯VS塔什干棉农:[都市言情疯狂] 大医凌然 第889章 身边的 志鸟村





啃书│啃书网│啃书阁│啃书论坛│疯狂中文│疯狂中文网│疯狂中文网论坛塔什干棉农vS多哈萨 www.uimhuo.com.cn 疯狂书库www.fkzww.com
大医凌然  第889章 身边的  志鸟村

《大医凌然》 图文版连载网址(书阁书库)----点击阅读

《大医凌然》 全文字版连载网址(疯狂中文书库)----点击阅读

889.png

  任务完成:治病救人

  任务内容:救治薛桂孝并使之保持生活能力,有尊严的生活。

  任务奖励:右半结肠切除术(大师级)

  凌然在任务提示中,选择了右半结肠切除术,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右半结肠可以做盲肠,左半结肠可以切乙状结肠,凌然都不是很想切,所以随意做了选择。

  任务提示倒是提醒了凌然,让他很自然的拐了个方向,前往了普外科的病房。

  薛桂孝已经从特护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

  一间屋子四个人,加一个卫生间,环境不能说有多好,但卫生条件还不错。

  凌然入内,就见薛桂孝正半躺着,跟一个房间的病友吹牛:“遇贵人这种事,不能等,知道吗?你得主动一点,像是我,早十年二十年的时候,就逢山必拜,见庙就捐钱,我老伴以前就特不高兴,现在呢……当然,我也不想马上给他说,但等我下去了,我肯定得给她好好说一下……”

  “你拜了20年,就拜出来一个遇贵人?不划算吧?!弊诓》孔罱锹淅锏氖歉龈刹磕Q睦贤?,听的眉头直皱,故意道:“拜20年,至少得把自己拜成贵人吧?!?br />
  薛桂孝也看不惯这位,理都不理:“我儿子孝顺就行了,以后的事,谁说得清?!?br />
  一间房四个病人里面,薛桂孝的儿子是来的最勤的,其他人还真的说不出什么。

  干部老头只笑一笑,道:“说实话,就你儿子找的那个工作,给人送货押车是吧?工资倒是挺高的,但活也太累了,真要是想要,我也能给找一个?!?br />
  “你要能找得到,怎么还和我住一个病房?”薛桂孝不乐意了,说话也重了些。

  干部老头失笑:“云医这种地方,一般公务员就住一般病房就行了,折腾着也没啥意思。那和找工作是两个难度?!?br />
  说到这里,他看向门口,正好瞅到凌然。

  他也不认识凌然,但见凌然穿着白大褂,也就不再吭声,默看对方。

  “凌医生?!毖鹦⒖垂?,一下子激动了,连声道:“凌医生,我正说啥时候看看您呢,谢谢您给帮的忙……”

  比起之前,薛桂孝的态度就好太多了。实在是左慈典吹了太多的彩虹屁,而他儿子的工作,还得自于凌然。

  凌然既没有推脱,也没有认下来,只道:“你身体恢复的如何?我给你做一个体格检查吧?!?br />
  “好,好的很?!毖鹦⒘α?,又道:“刘总当时都说了,是您找了他们公司的董事,帮我儿子安排的工作。我儿子工作的特认真,您放心吧……哎,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你先躺好?!绷枞徽馐庇械愫蠡诿淮斯戳?,尤其是在周围病人的家属都围过来的时候,凌然尤其感觉到巨大的社交压力。

  凌然的手指,远离创口的位置,轻轻的按动,同时问:“这两天的感觉如何?伤口有疼痛吗?”

  “昨天有点不舒服,痒,今天好多了?;灰┑幕な恳蚕感牡暮堋毖鹦⑺档秸饫?,低声道:“那个,凌医生,我儿子说,他在公司里面给上的医保,可以报销家属的医药费,是全报是吧?”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绷枞幌肓讼?,又回答道:“如果是左慈典告知你的话,应该就是这样?!?br />
  薛桂孝顿时放心了一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任由凌然做体格检查。

  一直到检查结束,薛桂孝再咳咳两声,道:“凌医生,那个……我老家还有几个亲戚,也都没钱看病,能不能带过来给您看看……”

  凌然奇怪的看他一眼,问:“什么???”

  薛桂孝笑两声,道:“不是病的事,主要是没钱?!?br />
  凌然定定的看了他两秒钟,问:“要钱做什么?”

  薛桂孝:“看……看病……”

  “什么???”凌然再重复问了一遍。

  薛桂孝被凌然“严密”的逻辑给问住了,呆了几秒钟,才道:“他们都不是什么大病,就是老毛病,胃溃疡,肠炎,还有心脏病这样子……”

  “我目前最擅长的是肝切除,其次是阑尾切除,脾切除,以及跟腱修补术,断指再植术,他们如果想要治疗这方面的疾病的话,找我才恰当?!绷枞坏幕卮?,一如既往的直白又令人迷惑。

  薛桂孝一时间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凌医生,剩下的活,交给我们吧?!逼胀饪频囊缴?,这时候走进来解围。

  凌然点点头,自然而然的起身出门。

  两名普外科的医生紧随其后。

  急诊中心的医生到普外的病房里来查房,说起来还是有些怪的。毕竟,普外又不是肝胆外科那种地方,怎么能放开了任人来去呢。

  普外科的医生们,都是用严肃的表情,望着凌然的。

  “凌医生,减免费用这种事,可一不可再啊,您还能管了他们全家啊?!逼胀饪频闹髦斡眉嗍豆愕挠锲祷?,像是给凌然讲道理。

  薛桂孝的事,对普外科的医生们来说,都不是秘密,或者说,任何一名医生,都可能在某时某刻产生恻隐之心,只是大家的频率不同,强度不同罢了。

  普外科的主治最近几天光听到大家赞凌然的话了——尽管说,三五不时的总是有小护士用迷妹的语气赞凌然,但最近几日的频率显然是太高了。

  说不得,主治同志就要批评凌然两句了。

  凌然却是认真思考了几秒钟,才道:“薛桂孝只是介绍了几个亲戚,并不 要求我管他们全家?!?br />
  “这不是分析的来的事吗?别说是他们全家了,到以后,亲朋好友都要给你挂上的?!?br />
  凌然却是摇摇头。

  “你不信?”主治挑起了眉毛。

  凌然笑笑。

  “等你见的多了,你就知道了,什么样的病人都有的?!敝髦翁究谄?,不知道是对世界,还是对凌然的不配合。

  凌然依旧淡定的笑笑:“先解决自己身边的病人?!?br />
  主治:“总有你顾不过来的时候?!?br />
  凌然缓声:“顾不过来的时候,再说?!?br />
  

塔什干棉农vS多哈萨 www.uimhuo.com.cn

谢谢楼主分享?。。。?!

TOP

ddddddddddddddddd

TOP

返回列表